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淄博治愈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4 08:24:18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淄博治愈白癜风,山东能不能治疗白癜风,济南治好白癜风的药物,托克托白癜风医院,应县白癜风医院,崇文白癜风医院,淳化白癜风医院

  5月20日是直播平台——光圈直播创始人、CEO张轶的生日。去年他过生日时,员工小志(化名)在朋友圈发了张轶的半身照,配文道:“光圈颜值担当,生日快乐~”“你们猜男神多大?”

  这是一道选择题,两个选项分别是18和28。小志没有想到,几个月后,光圈直播并没有给他选择的机会。

  今年2月,光圈直播被曝出拖欠数十名员工5个月工资,数目共计300万元左右。曾入驻光圈直播的主播平台打赏款目前无法提现,数额由5000元到9万元不等。被不少人视为直播平台洗牌年的2017年,以光圈黯淡开始。

  拖欠的薪水

  “他们要抢我钱!”王然(化名)没有想到,当他与光圈直播的同事一起将老板张轶堵在北京南站时,张轶会喊出这样的话。

  这场今年春节前发生于进站口的纠纷很快引来了警察,向警察说明情况后,张轶最终还是甩开了王然二人,登上了开往天津的火车。这也是王然最后一次见到张轶。一个小时前,王然的同事在北京石景山偶遇张轶,立马跟着他上了地铁,接到消息的王然也赶了过来。他们一路跟随张轶来到北京南站,打算就被拖欠的5个月工资要个说法。

  就在这戏剧性的一幕发生的近一年前,2016年3月2日下午,《HELLO,直播+》光圈直播融资路演会在北京举办。这场星光熠熠的融资路演有众多元素——宝马i8超跑、法拉利、女主播、文身,也不乏中国城市文化产业发展联盟的领导、阿里音乐集团CEO宋柯、 著名主持人陈鲁豫、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等名人。红杉中国、华兴资本、启明创投、中国文化产业基金、招银国际、洪泰基金、华岳资本、方创资本等30多家国内知名投融资机构代表都是这次融资路演的座上宾。

  在这场路演上,张轶阐述了他的经营理念——平台内容至上,自制娱乐节目《每天一百万》《播霸24小时》《COSPLAY+》《美丽运动馆》等。这场路演发布的数据称,其上线两个月来,“用户数量已突破40万,优质主播人数超过5000人,日收入已突破15万元。”此时,光圈直播团队也从20多人扩大到50多人。

  小志也是这时候加入光圈直播担任主播管理。入职后,他参加的第一次例会上,张轶承诺,4月底公司会集体去日本旅游,让他们新入职的同事抓紧办护照。小志觉得,公司的每个人,都满怀信心和憧憬。

  这时正值光圈直播、旅游卫视合作主办的“光圈之星全国校花大赛”,小志负责和每位校花确定往返北京的时间、帮她们订票、和导演确定拍摄流程并组织拍摄,一直忙到去年6月底。

  去年7月10日,本应在这天拿到工资的小志被告知,由于融资没有到位,6月的工资暂时不发,等融资到了,可以多给一些奖金。而 “光圈之星全国校花大赛”宣传中提到的“20部 iPhone6S手机,5人免费全球旅行”等也同样未兑现。“当时只是有一点不得劲,但是看其他同事都满怀信心,就没想那么多。”小志说。

  消失的公司

  事实上,这时的光圈直播已经陷入资金紧张的困境。时任光圈运营副总监的程云(化名)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,当时中层和高层被张轶叫到一起开过会,聊过裁员的事,也有十几人离开了光圈直播。但在公司例会上,张轶从来没有透露过资金紧张的情况。“要么打鸡血、要么喂鸡汤。一开始可能还提一下下周发钱,后面就不怎么提了。”程云说,“当时觉得这么长时间都扛下来了,融资什么的就算慢也差不多该到了。”

  2016年8月,光圈员工拿到了7月的工资,这让他们看到了希望。程云后来了解到,这笔钱并非来自融资,而是合作方给付的200万元的广告款项。

  对此时的光圈直播来说,200万元已经是杯水车薪。张轶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美女撑不起直播行业的发展,泛娱乐内容才是第一位的。”创意无一不需要资金支持。但光圈自主开发的《花样转地球》《星厨集结号》等节目,已经因资金无力支持半途而废。

  “下周肯定发。”“下个月肯定发。”这是程云此后两个月在每周例会上听到最多的两句话。“11月张轶改口说研发直播拍卖的产品‘值了’,说这个产品上线肯定能发工资。”但显然,这款希望直播拍卖文玩的产品“值了”也没能挽救光圈的命运。

  从12月开始,员工们渐渐已经见不到张轶。月底的一天,光圈仅剩不多的员工上班时发现,办公室已经被搬得空空荡荡。“那些苹果电脑,不管一体机还是笔记本全给搬走了,第二天连椅子都没了。”这次“搬家”,员工一直被蒙在鼓里。2017年1月,员工们看到公司门口贴了物业的解约函,称由于光圈未按期缴纳租金,2017年该物业公司将与光圈不再续约。

  衰败的信号

  程云至今感到后悔的是,他没有听从同事的劝告早早跳出光圈这个“坑”。早在光圈拖欠6月工资时,一名担任程序员的员工就申请了离职。“当时走的时候还劝我们一块儿走吧,这不太靠谱,感觉要倒。”程云回忆,“他是之前遇到过类似的情况,也是被欠薪拖了很久,不想折腾了。”

  而不少光圈员工的感受是,此后几个月,手上没钱了。刚刚大学毕业来到北京工作的王然称自己不得不四处借钱:“朋友能理解,但银行跟房东是不会谅解你的,他们可不管你是不是被拖欠工资。”2016年11月21日,从光圈离职的前一天,他身上的钱连从中关村回通州的地铁票都不够。

  那天晚上,王然寸步不离地跟着张轶,请他给一些工资好回家。双方僵持到晚上11时多,张轶到宾馆开房休息,面对跟来的王然,张轶选择了报警。在警察的劝说下,张轶给了王然6000元,并以公司的名义手写了一份还款协议:剩下的1万多元工资“将于2016年12月5日清还”。

  “到时间了,他说让我等一个星期,一个星期后又让我等,然后就联系不到了。”王然说。

  2016年3月入驻光圈直播的主播曹静(化名)曾高居光圈人气榜第三名。光圈币由粉丝送的礼物折算而来,最便宜的礼物9分钱一个,最贵的要1000元。在光圈直播App上,曹静能看到自己的“光圈币”和可提现金额。曹静获得了2000多万元的“光圈币”。刨去给平台的分成,她能收入13万多元。

  曹静曾在2016年5月提现了4万多元,但当她9月再次申请提现时,却被“光圈直播服务号”告知,“由于银行对接系统升级,升级后第一时间会提到您的账户中,请您耐心等待。”直到今天,曹静也没有拿到这笔钱。

  “家人就是给银行做系统维护的,提不出来就知道他们有问题了。”曹静说。但除了光圈直播的微信客服,她也没有其他渠道可以向光圈索要这笔钱。据她了解,平台上的其他主播也遭遇了同样的情况,无法提现的款项加起来有100万元左右。她们仍希望通过法律渠道要回这笔钱。

  延期的庭审

  员工将公司的工作群更名为“费米子公司要债群”。2017年1月9日,张轶在该群中“@所有人”表示歉意,称“公司融资不利,给大家带来诸多麻烦。”“公司一直艰难维持,只求不负诸位。事到如今,也不是他想看到的。”

  一位离职的光圈员工从合作方新丝路模特公司处得知,张轶已出任新丝路北京副总裁,这令王然感到吃惊:“公司彻底崩掉之前,我们一直在给新丝路做内容,张轶说是和新丝路合作。直到得知他出任新丝路副总,我们才知道他拿着我们以前做的那些东西顺利在新丝路上任了。”

  光圈的员工陆续提起劳动仲裁,要求公司支付拖欠的工资等。小志申请的仲裁于2017年1月16日开庭,一个星期后他拿到仲裁结果,公司应支付他相应的款项,但因联系不到张轶,无法执行。多名光圈员工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,由于无法联系到张轶,他们的仲裁庭审均被延期至4月举行。

  张轶在上月早些时候对一家媒体作出回应:“我前一阵确实自己状态不好,有消极逃避的意思。我愿意跟他们直接沟通。我会认真对待这件事。其实我们原来的团队特别好,这也是我苦苦支撑不愿轻易放弃的最主要原因。最后没有拿到好的结果,确实有遗憾和无奈。”

  截至发稿,讨薪员工未能和张轶建立正常沟通渠道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黑龙江白癜风的危害